作者:魏子青

非洲,这块被多种传染病侵袭的大陆,自新冠肺炎蔓延至全球之后始终没有得到国际社会太多关注。据非洲疾控中心(ACDC)4 月 7 日的新冠肺炎报告显示,52 个非洲国家共确诊了 10086 例新冠肺炎。

与动辄超 5 万确诊病例的几大欧美国家相比,这个确诊量似乎没有体现同等量级的紧迫性。

然而,令国际公共卫生领域担忧的是隐藏在数字之下的危机:非洲极度缺乏医疗和财政资源,无论在病毒检测、急救设备,还是经济调度层面,都将受到比其他地区更深远和长久的挑战。

非洲疫情地图

2020 年 2 月 15 日,非洲出现了第一例确诊报告,患者位于埃及。

此后确诊病例增速比较缓慢,阿尔及利亚和尼日利亚分别在 2 月 26 日报告了确诊病例,然后是 3 月初开始的集体爆发:从 3 月 3 日至 3 月 16 日,共有 21 个非洲国家报告了首例新冠确诊病例。

从 4 月 7 日的报告来看,非洲各地新冠疫情从 3 月中旬开始步入高速爆发阶段。
图片来源:非洲疾控中心 4 月 7 日报告
经确认,非洲疫情初期的大部分新冠患者均为输入性病例。

在埃及被确诊的首个病例就是在机场被检测出来的外籍人士。但是根据统计显示,这些输入性案例患病来源集中在欧洲和非洲,并非来自中国。

这也符合彼时中国和各大航空公司实施的疫情应对政策。从 2 月初开始,各航空公司就开始大幅度减少与中国来往的航班,因此在这个时间点之后的非洲输入病例来自中国的概率极低。
目前为止,南非、埃及、阿尔及利亚和摩洛哥是非洲确诊病例最多的四个国家。疫情主要集中在经济较发达、外来人口流动性强的大城市,比如首都和一些有机场的城市。

4 月 13 日非洲疫情统计
图片来源:丁香园疫情地图


面对疫情,非洲采取了哪些措施?

恶性传染病对非洲人民来说并不陌生。

近年来,这片大陆已经经历了包括埃博拉、艾滋病、疟疾等疾病的多轮考验,国际医疗界对此投入巨大。然而,由于非洲各国经济发展存在巨大差异,且部分国家本身医疗设施和制度过于薄弱,仅靠外界提供帮助实在是一个无底洞。

本着自强自立、互相扶持的决心,2017 年 1 月,非洲疾控中心作为非洲同盟(African Union)的特别分支机构成立了。

自此,非洲在应对疾病和数据统计层面有了统一战线,且可以依靠国力较强的国家,如南非和埃塞俄比亚根据本土情况来定制更适合非洲的疾病对应政策。

疫情爆发之后,非洲疾控中心在其官网上每周发布一份「新冠疫情简报」,其中包括公布最新疫情数据、新的防治指导方针、下一阶段战疫计划等。

世卫组织非洲办公室图片
图源:联合国新闻
1. 检测

疫情初期,机场是非洲国家主要的检测地点。

在埃及发现的非洲首个新冠确诊病例,就归功于彼时埃及在开罗国际机场执行的「新冠检测预防计划」,要求所有来自有确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国家的旅行者进行电子登记和检测。

当检测结果显示阳性时,该患者甚至还没有出现任何发病症状。随着输入病例逐渐增多,非洲疾控中心向各成员国重点开展入境检测的培训工作。目前共有 23 个成员国、70 名相关人员得到了相关培训。

对此,40% 的非洲航空公司也接受了新冠检测和预防方面的培训,其中包括大家耳熟能详的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和肯尼亚航空公司等。
除了入境口岸,境内实验室检测能力在疫情中后期至关重要。2 月初,仅有南非和塞内加尔两个国家分别有一个病毒研究所可以检测新冠病毒。随着全球新冠检测试剂开发和生产日渐成熟,非洲疾控中心开始为各成员国提供大量检测试剂。

目前, 非洲疾控中心已经向 48 个成员国提供了 25000 份检测试剂。另有 63000 份检测试剂将陆续分发到各成员国。除了提供检测试剂,非洲疾控中心还对塞内加尔和南非的一共三十多个实验室进行了培训。
2. 救治和疫苗开发

提高救治效率的关键主要集中在医院收治能力和临床医生的救治水平。

针对医院收治能力有限的问题,无国界医生组织(Médecins Sans Frontières)、撒马利亚救援会(Samaritan's Purse)等非政府组织,正在提供搭建治疗中心所需的技术帮助。

非洲疾控中心也在 3 月份开展了 2 次线上研讨会,覆盖了非洲全网络近百名临床医生。

我国作为全球当下抗击疫情经验最丰富的国家,也通过政府和民间渠道,向非洲各国提供人力和物力的医疗帮助,其中包括医护人员奔赴现场支援、与主要疫情国进行线上临床治疗探讨等。这些内容将在后文详细介绍。

更令人振奋的是疫苗临床试验将在近期开展。如果疫苗证实有效,将有效缓解非洲薄弱的基础设施和救助能力的压力。
3. 隔离

机场和社区将是非洲各国实施隔离政策的重点。

检测能力较强的国家,如埃塞俄比亚,从 3 月 20 日开始强制将所有从埃塞首都国际机场入境的旅客送去酒店定点隔离 14 天。目前为止,非洲 32 个国家完全关闭了国境,9 个国家关闭国际机场 。

封锁国境之余,某些国家还停止学校、体育赛事和大型集会,各国内部的州实行了自己的封锁政策。因为刚刚肆虐非洲大陆的埃博拉,大多数非洲国家都拥有隔离基础设施和协调机制。

尽管存在实行隔离的客观条件,并且许多国家已经选择锁国,但是彻底封城的政策依然存在风险。

对某些经济能力弱的非洲国家,由于销售途径和运输途径中断,小农户将面临无法及时获取现金和无法外出获得所需物资的难题,城内居民则将面对粮食供给不足、物价上涨的困境。这样的一个个小挑战最终将影响整个粮食生产和供应链。


患难之中见真情——中非友谊常青
中国爆发疫情之后,非盟及非洲多国政府不仅第一时间向中国提供了医疗物资和资金的援助,非洲民间也自发组织了向我国表达祝愿的鼓励的活动。

赤道几内亚在疫情初期就向中国捐款 200 万美元。现在,在非洲各国进入紧急状态之际,中国政府和民间也开始积极回馈非洲同胞们。
官方支持

我国官方对非洲抗疫的援助目前集中在医疗队远程指导和物资支援两方面。

我国从 1963 年开始向非洲派出援非医疗队。疫情爆发之后,中国国家卫健委医疗队开展了各类「云端」培训和健康教育活动 250 余场,支持在非洲驻在国的医疗队开展疫情防控,发布了多语种的公告和防控指南 800 多份。

4 月 6 日,中国援助 18 个非洲国家的抗疫物资运抵加纳。这批物资包括呼吸机、N95 口罩、防护服、手套等医疗设备和防护用品。
民间合作
从 4 月 10 日开始,由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以下简称浙大二院)联合其他健康公司将和 10 个非洲国家分别展开专场交流分享会,分享中国医护人员在新冠临床方面的经验。

4 月 10 日,埃塞俄比亚卫生部长利娅·塔德塞和当地 20 多家新冠肺炎诊疗定点医院和中国专家进行了隔空对话。此后,该活动还会陆续与卢旺达、南非等非洲国家开展对话。(责编:果子)



笔者后记:

作为一名前国际政治专业的学生,我想在客观陈述非洲的战「疫」情况之后,简短表达个人看法。

非洲很大,文化与民族众多,这是一片充满着自然魅力的热土。国际社会对非洲最大的误解,就是把这块有着 60 个国家的大陆视为一体。

试想一个中国人在海外,总是听到别人问,「你们亚洲人每天都吃泡菜吧?」就等同于一个埃塞俄比亚人在非洲之外被人问道,「你们非洲大多数人经常饿肚子吧?」

本文概括了非洲同盟和非洲疾控中心的新冠应对措施;由于篇幅原因,无法详细描述每一个非洲国家的疾控政策。但这并不代表非洲大陆实行着完全一样的公共卫生政策,更不代表每个独具特色的非洲国家可以再次被视作一体。以后若有机会,作者愿意向大家介绍更多非洲医疗的故事。


好文不怕贵,舍得给稿费

投稿邮箱:tougao@dxy.cn


后台回复「投稿」即可查看投稿规则


或点击菜单栏「投稿」查看投稿规则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疫情下的非洲到底有多脆弱?